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聂氏新闻 >> 内容

呼吁再审聂树斌一案

时间:2011-9-17 14:35:43 点击:

  核心提示:聂树斌被冤杀十一年60名学者律师呼吁再审人民网北京9月14日电(记者李婧)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9月11日,贺卫方、何兵等学者和六十位律师在石家庄召开研讨会,在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


           聂树斌被冤杀十一年

              60名学者律师呼吁再审

     人民网北京9月14日电(记者李婧)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9月11日,贺卫方、何兵等学者和六十位律师在石家庄召开研讨会,在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正在征求意见之际,再次就聂树斌一案进行讨论,并签署呼吁书,要求法院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

­­     “真凶”王书金二审四年没宣判
     1994年9月23日下午,在石家庄市电化厂宿舍区,原鹿泉市综合职业技校校办工厂聂树斌因被怀疑强奸杀害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而被抓。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判决聂树斌死刑,不久聂树斌被执行死刑。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强奸杀害康某。2007年,被判处死刑的王书金上诉,其上诉理由之一是“检察院未诉其强奸杀害康某的罪行,从而导致无辜者聂树斌蒙冤。”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律师13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已经为这起不收一分钱的法律援助案件奔波于河北、北京多年,令他想不通的是,此案二审已经整整四年了,居然没有任何结果。“从2007年7月30日二审开庭至今,王书金强奸、杀人案件至今没有结论和说法。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朱律师说,他多次与主审法官联系,法官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含蓄地表示,此案不是合议庭能够决定判决结果的。”朱律师说,王书金还在押,但是他多次要求会见受阻,而且他确定王书金认罪态度坚决,“他不希望别人给自己背黑锅。”

     根据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有四类案件(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的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以再延长一个月。”也就是说,二审审限最长不超过二个半月。

­­        聂树斌母亲求告律师专家“帮帮我”
   “我组织这次研讨会,是希望此案有个说法。如果法院杀错人就要纠正,如果没有杀错人,那也应该以正视听。”李金星律师是此次研讨会的组织者,他自掏腰包负担起这次会议的食宿,与会律师也都是自己负担交通费。“没想到来了六十多位律师。聂树斌的母亲、此案的代理人和王书金的辩护人都来了。”研讨会上,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成为了律师关注的焦点。参加会议的朱爱民律师、李金星律师都向记者描述了她在现场的悲痛与克制。

    李金星律师说,他曾经担心张焕枝会在会场恸哭,影响研讨。没想到老人很克制,但是说起多年来向法院讨说法的辛酸仍潸然泪下。“老人说,她每个月去四五次河北省高院,但是法院没有人给一个负责任的答复,从来没有人说这个申诉程序启动了,很多人对她说要相信法律,让她回家等,一等就是四五年。她说,老百姓太难了,连法院门都进不去。我不理解,为什么不能给老人家一个听证的机会,正面的听取意见。”

    李金星律师的说法得到了朱爱民律师的证实,朱律师表示,张焕枝讲述了多年来四处求告的难处,还在现场哭着要求学者和律师“帮帮我!”谈起张焕枝,朱律师感到很心酸,“媒体和律师都不能让案件就这样沉寂。如果王书金被执行死刑,如果张焕枝老人也不幸身故,此案就要没有结果了吗?不能让时间淡化正义和公道。”

         新刑诉法草案能否遏制“冤案”

    研讨会的主持人周泽律师将研讨会和正在征求意见的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联系起来。他认为,除了呼吁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还要从法律程序上遏制刑讯逼供和冤案的发生。“通过个案,我们应了解到在刑诉法本身,以及法律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在刑诉修改之时,我们应如何面对这些问题,如何回应这些问题呢?比如,刑讯逼供、检察机关对公安机关的监督流于形式、人民法院在审判过程中片面地迁就公诉方等,这些都是导致冤案发生的原因,而刑诉法修正案能解决这些问题吗?”

 

 


    人民网评: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作者:李强   人民网

    引言:错案难纠,聂树斌案只是一个缩影,是冰山一角,如不是王书金这个杀人犯表现出戏剧性的正义感,聂树斌案更难有将来昭雪之日!李强说得好,聂树斌案耗四年未动,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这些河北省高院的法官们不知道吗?他当然深知,但这些党的利益、国家利益和他们单位的利益及相关人员官位相比,这些又值得什么呢?!这些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到官逼民反的时候,这些似乎都没有关系!都远不如个人利益、单位利益实惠重要!我希望聂树斌案昭雪之日,带出一批相关责任官员出来!不然,枉谈正义,枉谈党纪国法!枉谈民心!

  “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过去多年却仍没有定论,承认自己强奸杀人的“真凶”王书金至今也没有拿到他的终审判决书,案件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审理期限。9月11日,六十多位学者和律师在石家庄召开研讨会,在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正在征求意见之际,再次就聂树斌一案进行讨论,呼吁法院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人民网9月14日)

  很难想象,四年间,面对最高人民法院的复函,面对律师、家属以及公众的追问,河北省高院对于疑点重重的聂树斌案的处理方式,居然是一拖了之。

  据报道,王书金的律师多次与主审法官联系,法官没有任何解释,“只是含蓄地表示,此案不是合议庭能够决定判决结果的。”聂树斌是不是冤死,王书金是不是真凶,只要据实调查审理,搞清楚应当不是难事。

  这个所谓“此案不是合议庭能够决定判决结果”的说法值得研究,究竟是应该交由相关法院的审判委员会决定,还是揭示了此案背后的人为障碍?但是无论如何这不能成为河北院方搪塞的理由。

  不仅如此,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一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一个半月。有本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以再延长一个月。

  如今,四年过去了,案件迟迟不予开庭再审,试问刑事诉讼法的权威何在?作为司法机构,河北省高院如此漠视法律规定,将法律的尊严置于何处?毫无疑问,这样的做法,极大地损害了司法权威和政法部门的形象,让人民群众对其的负面印象俱增。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说过:如果你的家人正在诉讼过程中愁苦不堪,你是什么心情?如果你们家里的一个案子长期解决不了,你的心情又会怎样?老百姓到法院打官司,是穷尽其他救济手段后的最后选择。如果法官能和群众换位思考,真心体会这些酸甜苦辣,就会改变对群众的态度。然而当下,一些地方对待类似聂树斌这样的案件,仍然采用“拖”字诀,拖到舆论不再关注,拖到家属不再纠缠,拖到顺利退休……到那时,一切责任都无法追究。这样的短视作为,极大损害了司法公信力,这无疑是得不偿失的。而且,时隔四年聂树斌案依然沸沸扬扬的事实已经证明,单靠“拖”是不可能让问题趋于平息的,正义不会缺席,只是迟早问题,而民心则如生命,一旦失去便难以挽回。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因此,有关方面必须拿出决心,不再纠结于自身的小利益和面子,将案件调查得水落石出,让渎职者承担责任,这既是对聂树斌及其家人的交代,也是对广大民众期待的一个回应。对于自己,同样也是挽回形象的机会,并且,越早越好。

     案情简介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鹿泉市孔寨村被强奸、杀害,1994年9月23日,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涉嫌此案被羁押,1995年4月25日,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决死刑并执行。2005年,网上逃犯王书金在河南被抓获,其供认曾于1994年8月在河北省鹿泉市孔寨村强奸、杀害一女性,并进行了现场指认,其交代情节及指认现场均与聂案事实相吻合。随后,被判处死刑的王书金上诉,理由之一是“检察院未诉其强奸杀人的罪行,从而导致无辜者聂树斌蒙冤。”现王书金案仍在二审期间,其涉嫌强奸、杀害康某的犯罪事实未予公诉。
 

 


    关于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的呼吁书

最高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聂树斌案已经媒体披露多年,最高人民法院曾于2007年答复聂树斌亲属的申诉请求,称此案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处理。河北省有关部门也表示将尽快处理此案。但是,四年的时间已过,河北省高院仍未对该案进行再审审查,聂树斌亲属还在进行着漫长、艰难地申诉。

    2011年9月11日,长期关注该案的学者、律师及其他社会人士共60余人,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就该案以及该案反映出的刑事诉讼的问题召开研讨会。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鹿泉市孔寨村被强奸、杀害,1994年9月23日,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聂树斌因涉嫌此案被羁押,1995年4月25日,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决死刑并执行。2005年,网上逃犯王书金在河南被抓获,其供认曾于1994年8月在河北省鹿泉市孔寨村强奸、杀害一女性,并进行了现场指认,其交代情节及指认现场均与聂案事实相吻合。现王书金案仍在二审期间,其涉嫌强奸、杀害康某的犯罪事实未予公诉。

    通过代理聂树斌申诉案的律师及王书金的辩护人对案件的介绍,通过研讨经披露的该案相关材料,全体与会人员认为,王书金对其实施强奸、杀人的情节供认不讳,其供述及指认与聂树斌案强奸杀人的证据材料高度的吻合,该证据足以表明聂树斌案在事实和证据上存在重大疑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完全符合启动刑事再审程序的条件。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长时间不予启动再审程序,严重损害人民法院公正司法的形象,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对人民法院的信任。

    为此,我们郑重呼吁:人民法院立即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对本案及相关的王书金案进行全面、公正地审查检讨,依法作出正确判决,以践行“依法治国”的理念,兑现“司法为民”的承诺。

    本呼吁书将通过邮寄方式呈送最高人民法院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并于网络公开发布。

本呼吁书签名人:

杨金柱(律师)、贺卫方(学者)、李金星(律师)、何 兵(学者)、周 泽(律师)、

刘 红(学者)、朱明勇(律师)、张 凯(律师)、王 兴(律师)、刘博今(律师)

曹乔华(律师)、段万金(律师)、吴小同(学生)、童朝平(律师)、邓 松(律师)

贾慧平(律师)、钟锦化(律师)、王新光(律师)、李修蛟(律师)、杨彦兵(律师)

张  伟(律师)、蒋 涛(律师)、马连顺(律师)、韩东风(律师)、张 颖(律师)

宋立峰(律师)、管 宇(律师)、任德宾(教师)、韩国权(律师)、安 东(律师)

邢嘉然(律师)、林 波(律师)、陶佳梅(律师)、张 君(媒体人)、胡四平(法律人士)

郭世平(媒体人)、高 成(律师)、张 正(律师)、甄 鹏(学者)、吴国阜(律师)

王素军(律师)、丁锡奎(律师)、王银玲(律师)、刘新维(律师)、郑 辉(律师)

刘宝玉(律师)、关建梅(律师)               

                                                     二0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于石家庄

 


 

作者:网络网页 录入:阜阳聂俊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安徽聂网(www.ahnie.net)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nsg@ahnie.net 皖ICP备1103001号
  • Powered by AHNIE! V3.0sp1